CURSE_

咒咒

“樱桃蛋糕🍰——那有我甜吗?”

动作有参考

两分钟摸的一个小弟弟

“所有人都会幸福的,也请你一定要幸福呀。”

胡思乱想()

起风了。
陈九生想起了那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啊,自己搴着小舟,船头坐着心中深爱的人。她的容貌在月光下看得并不真切,却能实实在在地领会到美丽之处。上下八方都是点点星光,悲伤被揉进了这一片黑暗祥和的原野中再也不见踪影。

九生吟起古老的歌谣,歌不着调,悠悠扬扬,消融在宇宙中。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但今天是我最感到高兴的日子了。雪,你该不会对我的心意不知晓。”
“我喜欢你,但我不敢轻易言爱。任何人间俗世的悲欢都不该与你有任何沾染。苦难亦或欢悦,都会玷污你。”
“不必回答我,这不是一个问题,你要明白。这是表白,这是我心中所想所爱的表白。”

一片沉寂。天地间只有桨划开水面的声音与木船的支支牙牙。

“我明白,九生。但......从何说起呢。”
“人的心思是自己也猜不透的,就像我现在,我很开心,有一种无名的喜悦,可我却不知道那是什么。”
“我很急着想要说话,想要回答你,但我却怕囫囵的语言会伤害你的心意呀!”
“那么......”
“你的心思,就是我的心思罢。”

九生觉得有湿哒哒的的东西糊住了眼,夜风吹来,脸上冰冰凉凉的。忽然有素手纤纤将脸上的液体拭去,她不作思索便擒住了那只手。
将手连人拉进怀里,像要把怀中的人揉进骨子里,又怕将人弄疼。陈九生最后松了手,在人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。
风停了。